• 河南网站建设-郑州网站建设-上海网站建设-SEO优化-网络营销-经典美文

  • 专注网站建设 服务热线: 13061801310

当前位置:东东网 > 近期动态 > 互联网动态 > 正文

我和人民军队同一天生日(组图)

发布时间:2020-11-29 | 发布者: 东东网| 浏览次数:

  生于“八一”,绿色自然成为生命的底色;选择军旅,人生从此多了一份神圣和荣光!

  他们的生日和人民军队的诞生日同为8月1日。从白发苍苍的老兵,到花样年华的新兵,他们的故事见证着建军80年来的辉煌岁月,他们的心声讲述军旗下不变的忠诚,他们的祝福是献给人民军队最美的赞歌!

  ——编者

  军装裹着的往事

  华江

  今年8月1日是建军80周年纪念日,也是我79岁的生日。看到年轻的战友们换上了新式军装,我这个老兵既兴奋又羡慕,因为70多年来我记忆中的重要片断,几乎都与军装有关,这些天我常想起来,却又不敢轻易地打开……

我和人民军队同一天生日(组图)

 
 
 
  小时候,我浑然不知,就在自己出生的前一年,中国南昌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事,也使我的人生与“八一”这个日子紧紧地连在了一起。我与人民军队的情缘,是从帮八路军做军装开始的。1937年,八路军的一个骑兵营来到我的家乡现河北顺平县。他们安顿下来后,忙着帮老百姓担水、打扫院子,还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后来,八路军在我们小学组织成立了儿童团,我当了儿童团的团长,经常带着大家站岗、放哨、查路条,对学生进行抗日救国教育。  
 
 
 
当时虽然不明白多少大道理,但心里有了自己的主意,凡是八路军的事都尽力帮着干。有一阵子,我的母亲去帮八路军做被服,我得空也跟着去。尽管每天很累,但能为抗日做点儿事,心里很高兴。在当年数不胜数的支前“大军”中,我或许是年龄最小的一位,那年我才9岁。

  1941年,抗敌剧社来我们村演出,我第一次见到八路军女兵。没想到女孩子也可以参军!看着她们一身英姿飒爽的军装,我萌动了参加八路军的念头。我回到家里一遍遍缠着说服了父母,参加了八路军。第二天,部队就给我发了军装。这套军装虽然穿在身上长过膝盖,但看上去挺新,扎上皮带还是挺精神的。就这样,我成了抗敌剧社少年儿童演剧队的一名小演员。那年,我13岁。

  后来,演剧队辗转到了阜平县。在艰苦的斗争中,给养非常困难。1943年,我常和后来成为著名表演艺术家的田华以及陈雨欣、孙玉雷几个同志一起开荒种地。一次絮棉衣时,陈雨欣突然问我:“你知道吗?你刚参军时的军装原本是发给我的,我给你了!”难怪比我参军早的同志都还穿便装,而我一参军就发了军装。可能是剧社首长见我年龄小格外关心,把陈雨欣刚发的新军装给了我,而陈雨欣却一直穿着那套泛白的旧军装。

  那年秋天,日寇对晋察冀边区进行了极其残酷的“大扫荡”。在突围中,我视为兄长的年轻有为的音乐工作者赵尚武同志壮烈牺牲了;孙玉雷同志被敌人的子弹打中了头部,被送往医院抢救;曾把自己的军装让给我的陈雨欣同志,牺牲在敌人的刺刀下;曾多次在行军中帮我背背包的安玉海同志,在和敌人进行一番殊死搏斗之后,怀着宁死不当俘虏的信念,把最后一颗子弹打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

  几十年过去了,至今我一闭上眼就能看见他们一袭军装站在我面前,还是那十五六岁的青春年华……我相信他们在军旗上留下的那一抹鲜红,永远不会褪色!

  对于一个人来说,79岁已经步入晚年,而对于一支军队,80岁正年轻!看到今天我们伟大的军队不断发展壮大,我这个老兵十分自豪和骄傲。我愿把“八一”这个日子作为我和老战友们共同的生日,在喜庆与怀念中默默地燃起一炷心香,祝福我们光荣的人民军队,祝福我们伟大的祖国。

  年轻的战友们,我想你们一定能理解一个老兵的心情吧! (雷从俊、王京梅整理)

  人物链接:

  华江,1928年8月1日出生,战友歌舞团原政委。

  戈壁岁月写峥嵘

  王文光

  电视上正播放着庆祝建军八十周年的专题音乐会,听着我们那个年代耳熟能详的战斗歌曲,我的思绪也被拽回到了那段峥嵘岁月……

  那也是个炎热的夏天,我从江南水乡坐火车、乘汽车然后又坐马车,经过七天七夜的行程,才到了所在的部队。我是第一批分配到部队的大学生,虽然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可一望无际的戈壁还是让我真切感受到了理想和现实的距离。住的是土坯房,喝的是涝坝水,吃的是杂粮馒头,刮起风来昏天黑地,看不见人影。“怎么办?是打退堂鼓,还是咬牙坚持?”这成了困扰我心头的难题。当看着比我年长的同志打土坯盖房子,开荒种地,在简陋的工作场所搞科研,就是那股“红在边疆、专在边疆、扎根边疆、献身边疆”的精神感动了我,从那时起,我就下定了扎根边疆的决心。跟着老同志学习装备维修技能,手掌磨出了老茧,技术也越练越熟,部队的设备只要有问题,就会有人说“找王文光去”。在边疆工作的45年中,我主持完成多项部队重点工程和技术革新课题,荣获全军科技进步二等奖一次,三等奖六次。

我和人民军队同一天生日(组图)

 
 
 
  常年的野外工作让我对家庭照顾的很少,好在3个女儿听话懂事,学习成绩都很好。二女儿王旗高考成绩很好,完全可以上内地的名牌大学,可我在她报考志愿的时候毫不犹豫地行使了家长的“特权”:给她填的都是部队院校,王旗虽说不太情愿,可最终还是上了军校。看了电视剧《激情燃烧的岁月》后,我觉得自己很像石光荣,是把自己对部队那种情愫融入到了下一代的精神情感中。在我的影响下,大女儿和小女儿也考上军校,毕业以后也都到了驻疆部队工作。我常常给女儿们说,一旦穿上军装就不要后悔,一定要有责任感,好在女儿们跟我一样,选择了边疆就无怨无悔,干得都很出色。

  “爸,好看吗?”女儿的问话打断了我的思绪,身着新式军服的女儿女婿显得是那么英姿飒爽,“好看,好看”,看着洋溢青春笑容的孩子们,我从心里羡慕他们,他们赶上了好年代,在部队有更多机会去实现自己的理想。

  今年我已60岁了,到了退休年龄,感觉犹如一个运动员参加跑步比赛,浑身的劲儿还没使完,可终点已到了,心中十分眷恋这身军装。回想自己当兵这些年,我真心感谢党和部队对我的培养。选择边疆40余年,我不后悔,因为戈壁岁月留给我的是永远的荣光,我也愿做一棵白杨树,永远守护好这片家园。 (颜红、彭江整理)

  人物链接:

  王文光,1947年8月1日出生,现为驻疆某部高级工程师。

  翱翔在祖国的蓝天

  刘丙平

  生于1966年8月1日的我始终觉得:我与军队和蓝天有着天生情缘。

  自1985年6月从山东淄博招飞入伍至今,22个年头倏忽而过,但与这情缘无法分割的一个个难忘的经历,就像实弹射击时判读飞行质量的胶片,缠绕在我的记忆中……

  1992年,从飞行学院毕业不到2年,我就奔赴戈壁大漠某基地执行某型地空导弹的定型校验飞行任务。在同批飞行员中第一个外出执行任务,我感到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

  在校飞的3个月里,风沙弥漫的戈壁大漠白天骄阳似火,晚上寒风刺骨,条件极为恶劣。我咬着牙在一次次长空驰骋中磨砺着飞行技艺,砥砺着意志。这次执行重要任务增添了我搏击长空的激情和对蓝天、对战鹰的热爱。

  1998年,刚当飞行大队长半年的我奉命驾进厂大修的战鹰飞赴西南。在战鹰快抵达西南某机场时,因当地遭遇雷雨天气,地面指挥所命令我驾机返航,而在飞向备降场的途中,由于无线电不畅,又与备降场指挥所失去联系。危急关头,我凭着平时练就的娴熟飞行技术沉着冷静正确处置,驾机安全着陆。当我走出战鹰时,为我捏了一把汗的官兵们都默默地注视着我。

  飞行,是我心中永远崇高的事业,是无法更改的眷恋。1993年我27岁的生日蜡烛刚刚点燃一个月,便接到了父亲去世的电报。当我赶回家时,父亲已经化作一抔黄土。我跪在父亲的坟前失声痛哭,想到父亲患肠癌很久家里怕影响我飞行一直瞒着我,想到自己刚刚毕业还没有来得及孝敬父母,我的心就像刀割一样痛……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战友80%以上都到了民航,每次同学聚会时都劝我早点回地方找一个安定温馨的落脚点,但我从来没有动过这个心思,我总觉得如果离开就对不起部队的培养,对不起一直默默支持我的亲人。

  为了对蓝天的这份爱,22年来,我固守着蓝天,一次荣立二等功,一次荣立三等功,安全飞行3000余小时,成长为特级飞行员,出色完成了十余项重大飞行任务,从普通的飞行员一步步成长为飞行团长。

我和人民军队同一天生日(组图)

 
 
 
  去年,刚过完40岁生日的我当上了飞行团长。从24岁走进这个团队,到如今领导着这个团队,每当驾战鹰翱翔在祖国的蓝天,我的心底便会升腾起深深的自豪和感激。这蔚蓝的天宇,砥砺着祖国赋予我的钢铁翅膀,让我在护卫祖国的同时尝到了职业的崇高;而在我和战友们的精心护卫下,祖国蓝天变得更加澄澈明净。这个美妙的循环,让我感觉自己与蓝天、与这个崇高的职业早已相依相偎,荣辱与共,无法分离……(胡晓宇整理,郭吉保摄影)

  人物链接:

  刘丙平,1966年8月1日出生,现为成都军区空军某飞行学院二团团长。

  我的名字叫建军

  任建军

  1995年的9月,我进入了让我与军旅结缘的大学——解放军艺术学院。开学前所有的新生都陆续报到了,男同学们却因我迟迟未入住男生宿舍而议论纷纷,直到第一次点名他们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个取了男孩名字的女同学啊!自从我对自己的名字有了认知起,听到我的名字总会有人接着问一句“怎么起个男孩名啊?”而我总会说出同一个不无骄傲的答案:“因为我出生在八月一日。”从小,我就知道冥冥中注定我有一段军人缘分,而真正兑现这段缘分却从18岁入大学的那天起。

  转眼12年过去了,我已是一个拥有8年教龄,在内蒙古军区通信总站代职的解放军艺术学院戏剧系台词教研室的讲师。也许是名字在我的生命中早已打下了绿色的烙印,我的大学在军校度过,我主演的第一部电视剧是反映军委一号台通信兵生活的《女话务兵》,之后我主演的几部电影、电视剧作品也多与军人有关:《军校奏鸣曲》、《背军挎上学的娃》……记得有一次,本来我要演的是个公司职员,我还在想这次演不成军人了,结果开拍前我饰演的角色职业竟然改成了军医,导演还说是我给了他灵感,这个职业跟人物性格更贴近了,也更容易使观众对人物产生认同感!这让我更深刻地认识到我的名字的魅力!

我和人民军队同一天生日(组图)

 
 
 
  也许是骨子里的军人细胞在起作用吧?军队的各种条令条例和规定,我都觉得是自己本该做到的,在大学里我是全班第一个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学生党员;毕业时,我是唯一一个每门成绩都在85分以上的优秀学员……在这12年里我多次深入部队,在与战友们的接触中我懂得了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军人。在可亲可敬、爱岗敬业的老师面前,我懂得了如何做一个被学生尊敬和爱戴的军校教员。比起我的一些老师,我的教龄只有他们的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可我体会到了作为一个军校教员的幸福:当我穿着军装,踏着起床号,带着我的学生们开始新一天的第一节早课;当我与我的学生们共同完成学习内容,看见他们学有收获露出自信的笑容;当我与曾经教过我的老师交流授课心得,看着他们目光中的满意和欣慰;当我深入边防为战士们上课,与战友们一起演出;当我看到我的学生拿大奖、演大戏,一天天走向成熟……我感受到的是作为一个军校教员特殊的无与伦比的幸福。

  俗话说:三十而立。父亲在我30岁那年的建军节说了这么一番话:“三十而立讲的是一种自信,一种对事业发展、家庭生活和所承担社会责任的自信。这也是我一直希望你拥有的一种自信的心态。”听了父亲的话,我想了很多,是的,我应该自信!我自信我能运用自己的才智帮助更多孩子为理想插上翅膀,我自信我将无愧于军人的身份、教师的职业,我更自信我无愧于我的名字:建军!

  人物链接:

  任建军,1977年8月1日出生,现为解放军艺术学院教员。

  我爱蓝色的海洋

  楚泽波

  27年前的八一建军节,我出生在鲁西北平原上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父亲是有着7年军旅生涯的老兵。从小,他就常对我说:“儿子,你出生在八一,天生就是块当兵的料。”打记事起,他就经常教我唱军歌,

  给我讲当兵的故事。他身上那在部队磨练的意志品格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让我打小就对军人、对军营产生了崇拜与向往。

  2000年的12月,鼓点阵阵,鞭炮齐鸣,在父老乡亲的欢送中,我把自己的梦想连同父母的嘱托,一并打入了“三横压两竖”的背包。汽笛一鸣,东行的客车把我送到了闻名遐迩的刘公岛上,我成为一名光荣的水兵。

  理想与现实是有差距的,初入军营,从熟悉的环境来到陌生的集体,面对单调而艰苦的军旅生活,我一时不知所措,无所适从,当时心境的复杂难以名状。就在我迷茫、无助的时候,父亲来信了,他在信中说,爸是老兵,知道新兵这个时候是最难度过的,但你要记住在军人面前是没有任何困难的!那天,我顶着凛冽的寒风,独自一人登上了刘公岛东泓炮台,望着苍茫的大海,心潮澎湃,热血沸腾,不由自主地对着大海喊:“爸妈,儿子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大海以宽阔的胸怀抚慰了我那颗躁动的心,给了我前进的力量。

  尽管军人的职业是世界上一切职业中最为艰苦、最需牺牲奉献精神的职业,可我也像千千万万个优秀的士兵一样,不满足服役两年,舍不得脱下这身心爱的水兵服,我决心报考军校,为国防事业贡献自己的青春年华。2002年夏,我如愿以偿拿到了海军大连舰艇学院的录取通知书,踏入了军校的大门。作为一名士兵学员,学习压力是可想而知的。在繁重的学业面前,我没有退缩,而是选择了迎难而上。每当我感到困惑、感到无助时,我就会想起父亲对我说的话和承载着我军旅梦想的大海,军旗下的铮铮誓言不时回响在耳畔,理想和激情让我重燃斗志。凭借着部队生活铸就的坚韧与刚强,我不仅顺利地完成了大学四年的学业,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苦地方,远地方,锻炼成长的好地方。毕业后,我主动要求到条件艰苦的基层部队带兵,用实际行动践行我们的侦测兵精神。去年12月,上级派我们船到某海域执行任务,一天凌晨,海上突然刮起了大风,浪大涌高,船体倾斜达到近40度。作为值班员,我克服强烈的晕船反应,与战友们一起战风斗浪,圆满完成了任务。

我和人民军队同一天生日(组图)

 
 
 
  茫茫大海,记录着我所走过的足迹;滚滚波涛,锻造着我献身海疆的忠诚!是大海给了我坚韧的性格、征服风浪的勇气和忠于祖国的情怀。我爱蓝色的海洋,更爱神圣的事业!我坚信,大海的阵阵涛声,定将激励我努力学习,艰苦奋斗,做无愧于新时代的军人! (王庆厚、李德整理)

  人物链接:

  楚泽波,1980年8月1日出生,现任北海舰队某作战支援舰支队983船副航海长。

  青春随伞花绽放

  周珣

  八月一日,是自我懂事起就深深铭记于心的日子,因为它见证了我的成长,但作为一个节日,体会到它的庄重与神圣,则是在当兵以后。

  作为八月一日出生的女孩,来到部队以后,面对“军人”这个响亮的称谓,我的心情是既激动、期盼,同时又多了一份自豪与责任。记得刚入伍时,我有些彷徨,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适应部队紧张而充实的生活。当我慢慢适应,并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一系列考核时,我忽然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悄然改变,两个月的艰辛与泪水,欢笑与悲伤,让我真正体会到军队是锻造人的地方,军人要学会独立和坚强。在痛并快乐的日子里,我挥洒着热情的青春,在军营这座大熔炉里一天一天成长。

我和人民军队同一天生日(组图)

 
 
 
  自授衔的那一刻起,我知道自己从此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一名光荣的空降兵战士。空降兵是一项训练十分艰苦严格的职业,需要勇敢的胆识和坚定的信念,我下定决心不仅要完成跳伞任务,而且要做一名出色的女空降战斗员,为保卫祖国的安宁、守护人民的幸福尽好自己的职责。伞降地面训练中,我们不顾汗如雨下,不顾火热的太阳在我们头顶挥洒热浪,为了蓝天梦想而努力拼搏着。直到跳出机舱的那一刻,直到在蓝天翱翔的那一刻,我兴奋,无以言表的激动。无法忘记那凌空一跃的心情,无法忘记俯瞰大地时那份恬静和自豪,这一切的一切,为我的绿色青春谱下永不磨灭的篇章。

  青春是一片单纯的洁白,因为它浪漫纯洁。而我的青春,因倾注明艳的绿色,而多了一份成熟。我的绿色青春里,有18岁的阳光和朝气,有军人的独立和坚强,有火热的无畏和勇气,我的绿色青春在鲜红的军旗下显得那么夺目,绽放着我所有的自豪和骄傲。八月一日,建军节,这是个意义非凡的节日,这是个记录了无数鲜血和光明的节日,这是个鲜红的在我的绿色青春里闪亮的节日! (刘伟平、周云锋整理)

  人物链接:

  周珣,1987年8月1日出生,现为空降兵某团战士。

[我来说两句]

转载请标注:东东网——我和人民军队同一天生日(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