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南网站建设-郑州网站建设-上海网站建设-SEO优化-网络营销-经典美文

  • 专注网站建设 服务热线: 13061801310

当前位置:东东网 > 近期动态 > 互联网动态 > 正文

大变局下欧洲战略取向及其影响

发布时间:2021-03-21 | 发布者: 东东网| 浏览次数:

  内容摘要:欧洲视野下的大变局,一是西方所谓普世价值体系遭遇困境,西方霸权正趋于终结;二是欧洲在世界地缘政治中可能无可挽回地趋于边缘化;三是非西方世界特别是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成功带来冲击。在大变局之下,欧洲虽未制定明确的因应战略,但内外政策已经呈现出较为明显的方向性特点。第一是防卫性上升,“保护”成为其内外政策主基调;第二是尝试走“第三条道路,”体现出欧洲在全球的独立地位和影响力,作为角逐的一方而不是作为角逐场存在;第三是战略收缩,固本靖边。欧洲是具全球性影响力的主要力量之一,其战略取向的变化必然会产生较大影响,包括对欧洲自身发展的影响,对大国互动的影响,中欧关系的未来将更为复杂。

  关键词:大变局;欧洲战略;中欧关系

  作者简介:张健,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助理兼欧洲研究所所长。

  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深入发展,如滚滚洪流将全球各地、各国卷入其中,如何在这股洪流中站稳脚跟,在危机中育先机,于变局中开新局,是当今世界各国都面临的首要问题。欧洲作为全球主要力量之一,自然不愿随波逐流,被主宰,被边缘化,也希望趋利避害,有所作为,在一个剧烈变化的世界中找准自己的位置,捍卫自己的利益。过去几年来,欧洲的全球行为方式已发生重要变化,其所带来的地缘政治影响也已经显现并将长期发酵。

  一、欧洲视野下的大变局

  “由于立场、站位、视野、知识储备有别,更重要的原因是‘当局者迷’,我们都还处在变局之中,”所以对大变局的理解也是“见仁见智,”看法不一,但毫无争议的是,这一变局影响重大而深远,是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威胁多元化、文化多样化深入发展的结果,而且还在深入演进。欧洲视野下的大变局,是西方所谓普世价值体系遭遇困境,西方霸权正趋于终结;是欧洲在世界地缘政治中可能无可挽回的趋于边缘化;是非西方世界崛起带来真实的经济和“制度竞争”,等等。

  首先,西方的所谓普世价值体系陷入困境,不仅在全球,甚至在西方内部也受到质疑。二战后,西方国家倡导并极力推广一系列所谓普世价值观,包括民主、人权、法治、自由贸易以及自由市场经济等等,这被视为西方主导的全球秩序的基石。20世纪40和50年代,在美国主导下,西方建立起一系列多边机制,包括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等等,助力西方在全球推广和巩固西方价值观。苏联解体和冷战的结束标志着西方价值体系在全球的声势达到最高点,甚至出现了所谓的历史终结论。但是历史并未按照西方的设想和规划演进,世界各国均拥抱西方价值观终归只是一种幻想。民主、人权、法治和自由贸易、自由市场经济等概念本身并无问题,问题是由谁来解释,由谁来评判,只不过西方凭借其强势地位,长期垄断这些概念的解释权,广大发展中国家难以发出自己的声音。

  过去十余年来,这一状况正在改变。一方面,西方价值体系并不足以保证产生好的经济和社会效果,其在全球的榜样力和影响力大幅下降。欧美国家贫富分化、阶层固化现象均更为严重,民众对未来生活充满悲观情绪。民调显示,绝大多数欧洲人和美国人对本国政治精英失去信任,认为他们没有代表人民利益;在美国和欧洲国家,对民主的不满成为普遍现象,多数国家对民主的不满意率都超过满意率。这也是为何欧美民粹主义都在大行其道的主要原因。2020年初以来,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号称最民主、最重视人权的欧美国家,疫情却最为严峻,截至2020年12月30日,美国死亡人数已经超过35万,意大利、英国死亡人数均已超过7万,而且还在快速增加,更是表明西方价值取向存在问题。

  另一方面,西方所作所为充分展现了其价值观的双重标准和虚伪性,进一步弱化西方价值体系的全球感召力。西方的民主、人权只是本国甚至只是本国部分人的民主、人权。西方国家肆意干涉他国内政、颠覆他国政权,阿富汗、叙利亚、利比亚等诸多国家的遭遇惨痛而深刻。在美国,黑人群体长期遭遇歧视,导致“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风起云涌。在欧洲国家,族群矛盾愈益尖锐。在跨大西洋两岸,经济民族主义都在盛行,特别是美国特朗普政府毫无顾忌推进单边主义保护政策,为自由贸易设障,对外来投资筑墙,显然是违反了其自身倡导的自由贸易及自由市场经济价值观。

  长期以来,西方所谓普世价值体系很大程度上只是其干涉他国内政、维护自身垄断利益的工具,正因为如此,其在全球范围内遭到愈来愈大的抵制。比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过去曾是西方干涉他国内政的主要工具,但现在发展中国家价值理念正得到其越来越多的认可,西方已经无力主导这一机构,美国因此于2018年6月宣布退出。2020年6月22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再次通过中国提交的“在人权领域促进合作共赢”决议。决议倡导坚持多边主义,呼吁构建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强调各国应在人权领域开展真诚对话与合作,分享促进和保护人权的良好做法和经验,加强人权技术援助和能力建设,实现合作共赢。2019年7月10日,西方纠集22个国家发表声明,就所谓新疆问题谴责中国,但随后却有50个国家签名称赞中国在人权领域取得的重大成就,反对将人权问题政治化,对他国施压。2020年10月29日,联合国大会负责社会、人道主义和文化事务的第三委员会向会员国汇报例行工作并审议人权问题,以英美为首的23个国家就新疆问题向中国“发难,”但却遭到54个国家的批驳。实际上,大多数亚洲和非洲国家对欧美滥用民主、人权等价值观议题干涉其内政早已极为不满。西方在价值体系上的话语权虽仍然强大,但显然已经无法主导世界。

  西方价值体系之所以长期占居全球主导地位,并不在于其本身的所谓普世性,而在于西方实力特别是经济和科技力量的强大。但近十余年来,美欧先后爆发了大规模的金融危机和主权债务危机,经济神话被打破;其科技实力也无法做到垄断世界,并开始遭遇真正的挑战,美国以举国之力打压中国民营企业华为就凸显其这一焦虑心理。西方价值体系可能正处于崩解的进程之中,这正是西方总体实力下滑的反映。法国总统马克龙已公开承认“西方霸权地位可能正趋于终结”。国内生产总值(GDP)、军事实力和科技实力这些硬指标很大程度上能说明这一问题,但软实力特别是价值理念影响力上东西方的“再平衡”则更是一个根本性的变化。西方主导世界的能力正在丢失,随之而来的既有科技、经贸利益上的削弱,更有心理上的巨大落差和不适应。

转载请标注:东东网——大变局下欧洲战略取向及其影响